靠主耶穌常常喜樂

神醫治了我身體的疾病,並看顧我的家庭,使我靠主常常喜樂。
我生於中國的一個貧困的農村家庭。四歲那年,母親不幸去世。比我大兩歲的姐姐便擔負起母親的責任,拉扯著我和弟弟,做全部家務,又幫父親做些農活。因年幼活重,累得身上骨頭脫節,類風濕很嚴重,瘦得好可憐。所以,到今天我對姐姐都有一種特別的感情。
一晃好多年,我們都有了自己的家。一九九二年,姐姐忽然向我傳福音,讓我信耶穌。我曾給她女兒艷麗介紹過一個對象,幾乎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男方父母忽然反對,讓好事泡湯。侄女艷麗痛不欲生,後來是單位的一個勞模讓她信了耶穌,才逐漸開朗起來。侄女又把耶穌傳給了她媽媽。我知道姐姐一直那麼愛我,她肯定是認為耶穌好,才對我傳。可是,那時我雖不拒絕,但就是信不了。我天天都提著小包,在外面擺個小地攤,賣賣鞋帽衣襪等小件,掙幾個小錢,補貼家用。丈夫從部隊轉業在當地的化肥廠當電工,每個月幾十塊錢,收入不高。我們有兩個孩子,家裡日子緊巴巴的,我哪有時間信耶穌。姐姐有耐心,對我傳了一年時間,我還不信。
一九九三年,我突然生了一種怪病,鄉下人稱「白奔病」。我一蹲廁所,就是白色的尿。人發燒,全身難受,最後瘦到七十多斤,像乾柴一樣。生意也沒法做了。我一吃藥就過敏暈倒,又沒錢跑大醫院做手術。我們鄉武裝部的一個人,得了和我一樣​​的病。她家有錢,到北京去治,但去後兩個月就死了。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兩個孩子都小,一想到要死就很難過。絕望中,有一天,我跪到地上,向耶穌禱告。我對他說:「你是掌管生命的主,我現在就(依)賴著你了。你要是叫我好,我肯定能好;你不叫我好,就接我到你的天堂去。反正,是死是活,我從現在起,就不放棄你了。」從此,我開始去教堂。我天天向上帝禱告,膝蓋都起了繭。真奇妙,從去教會算起,四個星期後,我的嗓子不干不咳,不難受了。六個星期後,我的病徵就消失了。上帝真是聽禱告的神,我打心里謝謝祂──我生命的主。第八個星期,我又拎我那小包,出去擺地攤做生意了。

一九九六年,我正式受洗。從此,我開始到處做見證,傳福音。沒想到,有一年丈夫忽然生病。他身體一直很好,後來胃部有時不舒服。他本來有公費醫療,卻一直忍著,不想隨便花公家的錢。他為人向來正直無私。撐了約兩個月時間,實在疼得受不了,才去了醫院。一查,才知道不妙,原來是癌症。醫生說,已經遲了。我們全家都很傷心,兩個孩子還小。我天天禱告,我知道這是一種磨練,但我不能遠離上帝。感謝上帝,丈夫比醫生預計的存活時間長,四年後才去世。
我靠著上帝,仍然做小生意維持生活。那時大兒子上了開封技校,每月需要各項開支約三百塊錢,小兒子才六歲,正上一年級。上帝的恩典夠用,我的小生意一直不錯,就是遇上生意不好,也能賣一些。我逢星期日就去教堂敬拜主耶穌。而星期天總是做生意的好日子,出門趕集的人多;但是我不能不敬拜我的主。有一天,魔鬼在我心里幹擾,我看著別人星期天賺得比平日多幾倍的錢,也忍不住提著包去擺地攤。那天,我基本上沒賣掉什麼東西,比平日賺得還少。我知道那是上帝在提醒我,祂不要我做祂不喜悅的事,他會供應我。後來大兒子分配了一份好工作,又為我添了孫子。小兒子如今也當了廚師。
如今,我們天天查考聖經,唱詩禱告,靠主耶穌常常喜樂。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