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中“赤龍”的象徵及其與中國的關係探討

第四次討論課:

《啟示錄》中“赤龍”的象征及其與中國的關系探討

《啟示錄》是神啟示人類末了的事的記錄。寫作背景是初期教會受到羅馬皇帝迫害,處在痛苦與仿徨中的信徒需要堅固,處在罪惡中的人也需指引而悔改信主。作者是使徒約翰。

《啟示錄》與《但以理書》稍有不同。《啟示錄》是啟示,而《但以理書》則是預言;《啟示錄》揭示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真相,而《但以理書》則只預言未來的事。了解過去乃是評斷現在及預測未來的準則。因此對凡欲充份了解救主的使命的人來說,啟示錄乃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書。

《啟示錄》中談到了很多角色,其中赤龍、獸和羔羊是三個大象征。而學者麽對這些角色所代表的事物也持有不同理解,並且都能找到一些根據來。本文主要針對“赤龍”這個象征以及其與中國的關系來做一些探討。

現在比較受大家接受的一個觀點是:“赤龍”就是魔鬼撒旦。但是關於赤龍與中國的關系有三種截然不同的看法。

第一種認為,“婦人”代表中國,中國會誕生一個救世的聖人,撒旦則一心想要擊垮中國,殺死這個聖人。

《聖經啟示錄》第十二章:“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懷了孕,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此處“婦人”指中國,“頂日戴月”,指中國為至偉大的國度,“頭戴十二星的冠冕”,指中國五千年中曾有過十二個輝煌的王朝。“懷孕”,指將產生救世的聖人;“生產的艱難與疼痛”,指中國歷經磨難,中華歷史維護下來極其不易,很多民族英雄都為保衛中華文明而做出過無數的付出。

《聖經啟示錄》第十二章:“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他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他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婦人生了一個男孩,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他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裏去了。婦人就逃到曠野,在那裏有神給他預備的地方,使他被養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他的使者去征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我聽見天上有大聲音說,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祂的,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吧。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裏去了。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他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他在那裏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蛇就在婦人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吐出來的水。龍向婦人發怒,去與她其余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那時龍就站在海邊的沙上。”

大紅龍就是赤龍,也就是“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在諾查丹馬斯的預言中稱其為“邪惡的大鐮”、“瑪爾斯”、“恐怖大王”等;在世間,他就是邪靈。赤龍迷惑了三分之一的上界生命,使他們墮落於地。他在天上戰敗,天上沒有了他的地方,他只能落到地上,所有的邪惡生命也一同墮落到了人間。赤龍的最初墮落,源於他的惡劣動機——他要毀滅救世的聖人,阻止宇宙眾生的得救。婦人生的男孩就是來救世的“萬王之王”。當赤龍落到地上,地上就有災禍了;自從邪惡主義的幽靈出現在世間,人類的災難就大規模增加了。

後來邪靈一味的想徹底毀滅中國,但中國(無論是中華傳統文化還是中華民國國體)始終一息尚存,因為中國始終得到上天的保護。

第二種觀點認為,撒旦代表著中國,中國人是撒旦的傳人。

有人猜測撒旦是伊甸園裏的那條蛇,它和現在的蛇不一樣,有四只腳,在犯罪之後,神詛咒了他,叫他用肚腹走路,他才失去了腳。

也就是說,蛇原來有四只腳;那麽把現在的蛇加上四只腳後,它就變成了龍。中國古代的麒麟,其實就是魔鬼。很多人搞不清楚,家裏擺了一大堆龍的書畫、雕刻等,其實那都是撒旦。到廟裏去,就看到兩個東西:非龍即蛇,就這兩樣。在十二生肖裏,蛇又叫“小龍”。所以,說我們是“龍的傳人”,意思等於就是“撒旦的傳人”——聖經就是這樣講的。

這也就是為什麽西方一些反華勢力如此仇視中國,其中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就是因為西方國家大多數是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我們並不能拿出有關龍的來歷的確切記載,而《聖經》中卻有關於“龍”的解釋,說龍就是古蛇,是撒旦。那麽作為“龍的傳人”的中國就是一個被撒旦掌控的邪惡的國家,這就是反華勢力在西方能夠一直站得住腳,並擁有一定數量支持者的意識層面上的原因。

還有第三種觀點,認為《聖經》是西方的文學作品,為何要牽涉這麽多有關中國的象征?

第一種觀點認為聖人是中國誕生的,那麽也就是說,耶穌基督是中國人?第二種觀點更加沒有道理,中國的龍圖騰有其自身產生和發展的背景原因,怎麽可能是由《聖經》和“上帝”來規定的?因此,這一派認為前兩種觀點簡直是無稽之談。

而我個人比較傾向第一種觀點。

《聖經》中上帝曾說:“你們要追念上古的事,因為我是神,並無別神;我是神,再沒有能比我的!我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從古時言明未成的事說:我的籌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悅的,我必成就。我召鷙鳥從東方來,召那成就我籌算的人從遠方來。我已說出,也必成就;我已謀定,也必做成。”

在末時正義與邪惡總決戰時,代表正義一方的主要力量來自“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這裏顯然是指“東方”,這就是自上古就一直存在的東方大國中國。所以把“婦人”看做中國,她的孩子是救世的聖人比較能說得通。

不過我也有疑問:在那麽古老的時代,以色列人是如何得知東方還有一個中國?又是為什麽要認為中國會是他們的救世之國?兩地域之間到底有什麽內在關聯呢?這些問題並沒有找到相關的材料,還有待研究和考證。

最後,回到一個嚴肅的問題,也是我在看《聖經》的過程中一直想不明白的問題:既然神將撒旦的一生都預定好了、他終究要下到火湖裏去一—神為什麽要創造撒旦?既然神是懲惡揚善的,那麽為什麽讓他直到現在都如此猖獗?神到底要撒旦做些什麽事?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在之前的討論中有過探討,但不能得到一個讓大家都信服的解釋。在準備本次討論的過程中,無意中發現了一種讓我覺得很有道理的解釋。

這種解釋認為,要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你必須先知道神的計劃。什麽計劃呢?他要得著一個新婦一一基督要娶新婦——這新婦就是教會。

這位“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要找一位配偶可不是小事,豈不是要好好地挑選嗎?挑選,誰來負責過濾?是了,是撒旦。神就安排一個“全然美麗”、“智慧充足”的來,天天迷惑你、天天出題目給你。你要是聰明,能從這些迷惑中走出來,你就成為基督的配偶;如果不能,就到火湖裏去。

所以,神創造撒旦來“迷惑普天下”。但神也差遣了許多的使者,來傳講神的話,叫人認識神。在這過程中,就看人是聰明、還是愚蠢。愚蠢的不接受神的話,聰明的人接受神的話、從撒旦的迷惑中出來,聖經上講,人的剛強、或是聰明,反而會害了自巳;我們會不會這樣呢?現在不常這樣,以前呢?以前幾乎時時刻刻都自以為聰明。尤其碰倒比我們聰明的,也要想盡辦法找出對方的缺失,然後安慰自己:“我還是比他聰明。”可是聖經說:“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這處聖經我愈讀、愈覺得人的光景真是這樣。

撒旦來迷惑普天下,神不能現在就把他收走,因為時候還沒到。撒旦就像爐裏的火,我們就像神手中的器皿,要放在窯裏面燒;器皿還沒燒好,窯就不能退火。如果才燒一半,火就退了,這器皿就毀了。所以,神必要使窯火持續興旺,讓撒旦繼續不斷地熬煉你,一直到你成器之前,這火都不能滅去。

簡單地講,神創造撒旦這個器皿,表面看、是與神作對——神要你往左、他就叫你向右。有一個反對神的聲音在我們心裏,也有一個讚成神的聲音在我們心

裏;這時候就看你是體貼肉體、還是體貼聖靈。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在這過程中,產生的結果便是這人得救、或不得救,也要在得救的人當中生出得勝、或不得勝的來。

整個撒旦的被造、功用,以及他的結局,就是這樣。很多基督徒都被撒旦這個題目給難住絆倒:為什麽神造了一個對頭、又好像對他毫無辦法?神對撒旦有沒有辦法?當然有辦法,從起頭就把他的命給算好了,他是如何美麗、智慧,又是如何背叛,又將如何滅亡,全都預先算好了;撒旦的命運就照著神所定的,如同啟示錄講的結局、都快要應驗完全了。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