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牆,挖洞,不如等候

“我面前似乎矗立著一堵“痛苦之牆”。我嘗試繞過這牆、跳過去以及在牆下挖個洞,但沒有一種方法奏效,而停留在原地的痛苦,令我難以承受,為等候上帝痛苦不已……”


       二十五歲以後我就如患了結婚焦慮症一般,每幾個月就焦慮一次,這種狀況一直持續了七八年。
      2013年初,一件事讓我的焦慮升級到了極度愁苦的境地。 2012年年底我認識了一個不信主的男子,我們挺談得來、挺合拍,他希望盡快和我確定戀愛關係然後結婚。我提出希望有共同的信仰和價值觀,他開始也挺積極到教會了解信仰。
       我以前的感情經歷是很簡單的,談過一次不痛不癢的戀愛,一直期待上帝的預備。這個人燃起了我的希望,讓我很興奮:他不但願意了解信仰,而且多少年都沒有與人有這種投契的感覺了!我終於“守得云開見月明”了!我甚至還自己瞎想:上帝賜給我的真是超過我的所求所想。
      但事情的發展卻不如我所求所想。這個人很快自行捕捉到了禮拜天不能睡懶覺等等代價,衡量後他表明了態度:不能接受信仰,我們的關係也不再向下了。
      我媽和親戚們都說是不是我逼得人家太緊了,其實我是表達過我可以等他慢慢接觸信仰,但他不能等,過年前就要決定能不能信。
而且我也感覺得到,他很關注那些代價,挺現實的,拒絕信仰是早晚的事。雖然很多人埋怨我為什麼非要堅持共同信仰這一條,也可以先結婚然後讓他慢慢信。但我不後悔,因我清楚自己,沒有相同信仰的婚姻我擔不起。幾年前我樹立這條原則性標準時就知道,我選擇的是條窄路。
      分手後的那一個月,我每天醒著的分分秒秒都是悲傷的,還伴隨著極大的失望。理智上我知道自己堅持得對,感受上還是經常質問上帝:我本不奢望的!你為什麼燃起我的希望、又讓我大失所望啊!?
      上帝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我悲傷是因為2012年,我在用這輩子都沒使過的勁兒努力靜默反思自己的問題。差不多一年,年底就遇到這個人,滿以為這次終於苦盡甘來了,卻發現空歡喜一場。
      我失望,是因為我自己秉著“屢戰屢敗、越挫越勇”的調侃和所謂樂觀精神,尋索情感和婚姻了七八年也一直無果。這次我真的一點兒都折騰不動了。
      但奇妙的是,也是在這段悲傷期,我人生第一次,很清楚地意識到天父分分鐘都是與我在一起的。雖然祂什麼也不說。我一難過就躲到祂懷裡向祂禱告,祂以陪伴我的方式安慰我。
      慢慢地我意識到自己生命裡有一個重大的缺口,比起與上帝的關係,我更渴望與一個具體、有限的人的親密關係。很多基督徒婚戀專家都說:“在和人談戀愛之前,要先和上帝談戀愛”。 “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
      我卻一直和上帝的關係不冷不熱,跟人的情感親密關係是我最渴望的,是我的偶像,是我的“上帝”,這個缺口讓我這幾年的愁苦從來沒斷過。我總是捧著我的心,渴望從別人那裡得到愛的滿足,卻發現沒有任何一個有限的人能滿足我心底對愛的渴望,甚至愛我的爸媽也做不到。
      關於上帝和我們的關係,聖經中有多種比喻:父子、最知心的朋友、夫妻,其中最高層次的就是夫妻。明白這個後我決定把我的心交給祂保管。當我從面向外界而轉迴向天父,我發現,祂一直在那裡。
      在那段日子的靈修裡,上帝不斷以奇妙來彰顯祂的同在,有次我閉上眼用心去感受默想時,聽到有一個聲音說:“我從來都沒有離開過!我親手造的你。我以無限的愛愛你。不要逃避我,回到我這裡來。不是一次,兩次,而是次次都要回來……來,讓我抹乾你的眼淚,讓我就近你的耳朵向你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這是耶穌想讓我聽到的聲音。我的主一開口,我就再無處躲藏。 4、5月份,我完全從那段感情中走出來了。
       但我的焦慮並沒有因此完全緩解,9月份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焦慮。緣起有一次和一個教會中的弟兄說話有了點爭執,他突然就扔出來一句:“你還不趕緊找個人嫁了?!”我突然發現,這幾年有信仰之後,外面人怎麼看我不怎麼對我造成影響,但我很在意的父母和弟兄姐妹怎麼看我還是會影響我的情緒。
       另一方面我也清楚,我的焦慮更多來自我自己內心的壓力。我從來沒料到過我的情感道路會這麼艱辛,我會拖到這麼大還沒有結婚。
那段時間我的精神、心思被重壓到一個地步,頭髮大把大把地掉。我覺得我面前似乎矗立著一堵“痛苦之牆”。這幾年我想了很多自己的辦法,我嘗試繞過這牆,跳過去,以及在牆下挖個洞,但沒有一種方法奏效。而停留在原地的痛苦,令我難以承受,我為等候上帝痛苦不已……
      以前焦慮發作時我常心懷憤懣,卻不把自己帶到上帝面前。這次我決定到上帝面前詢問和探索。某一天靈修閱讀時,我讀到一個詞:屬靈的堅韌。 “屬靈的堅韌”超出忍耐和持定,具有更高層含義,是“絕對的肯定和認同”,就是堅信上帝的屬性,堅信上帝絕不被挫敗。
      上帝說:“你從來沒有對我有這種認同!否則你不會自憐,唏噓悲嘆,甚至埋怨!” 這句話讓我震撼和回味了很久。最後,我作了一個決定,“從今以後,我決定百分之百地信任你的美意。我欣然接受你的每一個抉擇(以前我對他讓我等到30歲之後的心態是3個字:不接受!)”。
      這樣,我裡面的心誌有了一種轉變。上帝讓我明白,無論是婚姻或是其他,在這地上生活的我必須學習相信那看不見的主的現實,比看得見的、我的現實更重要。得到這個答案之後我很開心。
      經過2013年這一年“祭壇之火”的熊熊焚燒,婚姻這件事不再像過去那樣捆綁我了,我對尋求婚姻的視角也有了本質的提升,人生目標的首位實現了從“婚姻大事”到“與主完全合一”的遷移。
     雖然有時也會氣餒、低沉,但焦慮的頻率比以前低了不少,明白真正的等候中有盼望。正如盧雲在《念茲在茲》中提醒的那樣,應該想像到不斷地有個聲音在說:“我想給你個驚喜,真是等不及了呢!”
      這才是真正的活在當下,單單關注上帝在每個時機裡要我收穫的,我真正的盼望也不在婚姻,而是認同並堅信,主一定會滿足我內心深處的渴望。

本文來自:基督福音網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